关于《参同契》注解的一些问题

钦伟刚

    提 要:本文系笔者在为本刊审稿时写给投稿者的一封信。因信中触及了当前《参同契》研究和《参同契》注解的一些问题,拟予刊出,以供探讨。钦伟刚,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教授。
    主题词:参同契,阴阳反复章,刚柔迭兴章,卯酉刑德章,刑德反复章,新注
 
    某先生:所投稿件《〈周易参同契·阴阳反复章〉新注》已阅,在此想提出一些建议,望能作出适当修改。
    下面,想简单叙述一下修改意见。
    1.前次,我已请人转述过意见,想知道某先生《新注》为何选用〈阴阳反复章〉章名。某先生熟读《参同契》,当然知道,《参同契》原不分章,唐注阴长生本只分上中下三卷①,五代彭晓作注时,才始分章(分九十章)②。某先生所注〈阴阳反复章〉,彭注本作〈刚柔迭兴章第七十七〉,经文亦与某先生《新注》相同(仅差一字:"二月榆死",彭注本作"二月榆落")③。可因彭晓分章没有多大理由,所以,朱熹、储华谷、陈显微、俞琰、刘一明、陶素耜等后人作注,仍不分章④。元代全真道士陈致虚,沿用彭本,但仅分三十五章,〈阴阳反复章〉,作〈卯酉刑德章第二十九〉,经文字数相同,文字略有异同(如"分部"作"分布","榆死"作"榆落"等)⑤。以后,明陆西星作《参同契测疏》(分四十九章),始用〈阴阳反复章第四十三〉章名,清仇兆鳌《古本参同契集注》(分三十四章)沿用了陆注本章名⑥。不过,清康熙年间龙门派传人朱元育所作《参同契阐幽》分三十四章,〈阴阳反复章〉,作〈刑德反复章第二十九〉,清乾、嘉年间龙门派道士刘一明所作《参同契直指》不分章⑦。某先生一定知道,从文献演变角度来看,《参同契》原无定本(仇兆鳌《古本参同契集注》经文编次,与唐、五代、两宋注本完全不同⑧),亦无一定的章次(如前所述),经文编次和章次,全由注者釐定,并反映出注者的思想倾向。某先生作注,不用全真道士陈致虚所用〈卯酉刑德章〉名,亦不用龙门派传人朱元育所用〈刑德反复章〉名,却沿袭了(龙门)派外陆西星、仇兆鳌之意,一定有自己的理由。所以,某先生如能阐述这些理由,定能彰显《〈周易参同契·阴阳反复章〉新注》新在何处,亦能对学界了解龙门派丹法有所裨益⑨。因此,建议某先生在注文前作篇序说,阐明作注和袭用章名之缘起和原由,此亦研究所需。
    2.某先生所作,为《〈周易参同契·阴阳反复章〉新注》,可通观全文,却见注文仅四十行,意译反有四十六行,特别是经文"刑主伏杀,德主生起。二月榆死,魁临于卯。八月麦生,天罡据酉"后只有意译,全无注文。这样,《新注》就有变成《新译》或《意译》之嫌。注,须有确实的丹学和文献根据,所以,建议补上经文"刑主伏杀,德主生起。二月榆死,魁临于卯。八月麦生,天罡据酉"后面的注,注文,只要举出文献根据和丹学来源,并简述注者见解即可,同时,同一注中,不能另起行。此外,注与译要分开,译文宜放在最后,〈阴阳反复章〉经文仅七十二字,宜用一、二百字左右译出(《新注》中,意译计有一千五百字左右)。注须以丹学和文献为根据,译文亦须逐字逐句与经文相应,故注文和译文中都不能有太多的主观阐发,如欲阐发,可另撰论文。
    3.《〈周易参同契·阴阳反复章〉新注》,没有言及前人之注。但如有参阅,就须提及,这是对前辈注经者的尊重。如《新注》经文"龙西虎东,建纬卯酉"后(②)注文,见有"二月建卯"、"八月建酉"之句。虽"斗建"、"月建"和"月以斗所建辰为名"等均属古天文学常识,但通观《参同契》各注,仅陶素耜《参同契脉望》(《参同悟真注》本)直言"二月建卯,而月将为河魁取卯与戌合。……八月建酉,而月将为天罡取酉与辰合"⑩,仇兆鳌《古本参同契集注》亦仅引陶素耜注文并略作疏解11。因此,某先生言及"二月建卯"、"八月建酉"时,如略引陶注和仇注并稍作疏解,便能阐清文义。此外,《新注》卷首之〈说明〉简述陆西星小传"字长庚,号潜虚子,扬州兴化人,明隆庆、万历年间作《参同契》测疏、口义二种",此时,一般要指出文献来源,如据《三藏真诠》或据《重修兴化县志》〈人物志〉等。可《新注》所述陆西星小传,实与仇兆鳌《古本参同契集注》卷前〈集注姓氏〉所
载陆传"字长庚,潜虚子,扬州兴化人,隆、万间作参同契测疏、口义二种"几乎完全相同12。如《新注》确是引自仇注,只要点明来源,实无不可,亦不会降低注文质量。这些问题,应当重视。
    4.《新注》确亦引用了很多文献,但引用文献亦有规范。首先,某先生所作,系《参同契》某章之注,如注中出现《参同契》它章引文,则引法应统一。如《新注》经文"含元虚危,播精于子"后注文(③)中,有"《契》云"拘畜禁门"。"禁门"为会阴穴,……"之句。注文所引"《契》",当然指《参同契》,可唐宋丹书中另有《同契》一书,佛藏中亦有以《参同契》为名的论著,故引经时,为免混淆,至少要用《参同契》之称,并附上章名。某先生自注有章名,引它章经文,却简略如此,恐为他者耻笑。"拘畜禁门"一句,出自彭晓本〈太阳流珠章第六十八〉13,陈致虚注本作〈流珠金华章第二十四〉14,
陆西星注本作〈珠华倡和章第三十四〉15,朱元育注本作〈性情交会章第二十四〉16,仇兆鳌集注本作〈流珠金华章〉17。选何章名,系某先生之自由,但引用经文,至少要附章名,否则难符学术规范。同时,《新注》云""禁门"为会阴穴",不知何据。"禁门"一词,彭注作"内宫"18,陈致虚注作"两肾之中,号曰禁门"19,陆西星注云"及平得药归鼎,则拘之蓄之于禁密之门。禁门者,环匝关闭,守御密固,如万乘之主处九重之室也"20,朱元育注云"两物相交,正当虚危中间,此时宜紧闭地户,吸聚真气,不可一毫泄漏。故曰"迫促时阴,拘畜禁门"21,仇注云"阴炉药火,生各有时。当迫之促之,以感其气,气依凖六候。运火归来,则拘之蓄之于禁密之门"22。前出各注,释义有相似之处,表现却含蓄微妙。某先生《新注》作""禁门"为会阴穴",虽表现直截,但感唐突,望能指明丹学和文献根据。另""畜"为白虎"一句,前述各注绝无此解,故亦望能指出文献和丹学来源,不然会令人疑为望文生义。如斯文例,《新注》中极多,无暇一一指明,望在作出判断时,注明丹学来源和文献依据,这亦是学术规范所需。关于引用文献问题,还有许多想提请注意。如石杏林《还源篇》,因篇幅较短,仅引篇名无甚大碍,可《悟真篇》宋、元注本,文字、篇目和所收诗、词、歌、颂,皆差池不齐23,仅引篇名会使人无所适从,故宜注明所据何本,并标明卷数。现存道经中,归于吕纯阳之名的,不属少数,故引用时,亦望能指出经名,如属转引,亦望指明出处。《新注》中,有"丹经云"之例(计有五例,如"静则无为动是色"、"害里藏恩"、"千年铁树开花易,一失人生万劫难"、"阳关一闭准长生,千佛万祖皆单传"、"百姓日用不知,说得丑,行着妙"等)。此处所说"丹经",不知系指何经。望指出"丹经"名。如属转引,亦须指明所载丹书。如不知出处,则不宜引用。
    以上所述,均属个人意见,仅供参考。匆匆至此。祝顺利。
审稿者某某具11月7日
    注释:
①《道藏》太玄部,收有题为"长生阴真人注"和"无名氏注"的《周易参同契》注本(映五-页四至映七-页十二和容七-页一至容八-页三十七)。据陈国符〈道藏经中外丹黄白法经诀出世朝代考〉(载《中国科技史探索》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6年12月,第352-353页)和孟乃昌《周易参同契考辩》(上海古籍出版社,1993年8月,第23-26页)的研究,"阴长生注"和"无名氏(容)注",都应为唐注本。"阴长生注"本,分上中下三卷,本不分章。"无名氏(容)注"本,分上下两卷,内容仅相当于"阴长生注"本的卷上,亦不分章。
②《道藏》太玄部收有(五代后蜀广政十年即947年)彭晓所作《周易参同契分章通真义》(容三-页一至容六-页十),五代彭晓注本亦如"阴长生注"本,分为上中下三卷,但细加分章,"上卷分四十章,中卷分三十八章,下卷分十二章"(容三-页三),共计分为九十章。
③投稿者注解所用(〈阴阳反复章〉),应为仇兆鳌《古本参同契集注》〈阴阳反复章〉的经文(清同治十二年合成斋刊本卷上-页六十八)。彭注本卷中〈刚柔迭兴章第七十七〉(容四-页二十三)。经文同,仅仇兆鳌本"二月榆死",彭晓本作"二月榆落"。
④朱熹《周易参同契》不分章,仅分上中下三卷(《道藏》太玄部容一-页一至容二-页十五)。储华谷注,分上中下三卷,章次不清(《道藏》太玄部若四-页一至若六-页九)。陈显微《周易参同契解》分上中下三卷,不分章(《道藏》太玄部若一-页一至若三-页十一)。俞琰《周易参同契发挥》分为九卷,但不分章(《道藏》太玄部止一-页四至止十-
页三)。刘一明《参同直指》仅分上中下三篇(萧南浦重刊本,翼化堂藏板;或《道书十二种》所收夏复恒重刊本)。陶素耜《参同契脉望》上中下三卷,不言分章,仅分四十段(《参同悟真注》本)。
⑤《金丹正理大全》所收陈致虚《周易参同契分章注》分三十五章,卷中-页三十二即"卯酉刑德章第二十九"。
⑥陆西星《方壶外史》第一卷离字集所收《参同契测疏》,分《参同契》经文为四十九章,其四十三章,即投稿者所注部分,陆西星所用章名为"阴阳反复章第四十三"。同治十二年合成斋刊仇兆鳌《古本参同契集注》卷上-页六十八(第十三章)为"阴阳反复章",其题注曰"题用陆氏"。
⑦《道藏辑要》虚集一、二所收朱元育《参同契阐幽》分《参同契》经文为三十四章,"阴阳反复章"作"刑德反复章第二十九"(虚集二-页五十七)。刘一明《参同直指》,参照注(4)。
⑧合成斋刊仇兆鳌《古本参同契集注》经文编次从明杜一诚本,并分经文为三十六章。详见《古本参同契集注》仇兆鳌〈例言〉页十一至页十二的说明。
⑨投稿者称其"新注"阐述了"龙门派独家丹法"。
⑩《参同悟真注》所收陶素耜《参同契脉望》卷中-页三十四。
11合成斋刊《古本参同契集注》卷上页六十九。
12合成斋刊《古本参同契集注》〈集注姓氏〉页四。
13《道藏》太玄部所收彭晓《参同契分章通真义》卷中(容四-页十七)。
14《金丹正理大全》所收陈致虚《参同契分章注》卷中-页二十二。
15《方壶外史》第一卷离字集所收陆西星《参同契测疏》〈珠华倡和章第三十四〉(卷三-页四十)。
16《道藏辑要》虚集所收朱元育《参同契阐幽》〈性情交会章第二十四〉(虚集二-页三十八)。
17合成斋刊《古本参同契集注》〈流珠金华章〉(卷上-页六十一)。仇兆鳌本实用陈致虚本章名,集注却云"题用陆氏",有误。
18彭晓《参同契分章通真义》卷中〈太阳流珠章第六十八〉的注""迫促时阴,拘畜禁门者"者,阴气继运,资护内宫也"(容四-页十八)。
19《金丹正理大全》所收陈致虚《参同契分章注》卷中〈流珠金华章第二十四〉的注"阴被阳迫,阳被阴促。彼促我迫,时阴拘畜。两肾之中,号曰禁门"(页二十三)。
20《方壶外史》第一卷离字集所收《参同契测疏》卷三-页四十。
21《道藏辑要》虚集二《参同契阐幽》页四十。
22《古本参同契集注》卷上-页六十二。
23参照吾妻重二〈《悟真篇》の内丹思想〉中〈一《悟真篇》の構成と張伯端の著作〉的论述(坂出祥伸编《中国古代養生思想総合的研究》平河出版1988年2月,第601-608页)。

声明:近来发生多起非法转载"道学网专稿"事件,我们已经委托IT律师对相关网站发送了律师函。请转载时标明出处,合作愉快!